青岛信息港

当前位置:

红十年2011舒斌红眼里与心底的那些光芒

2019/07/13 来源:青岛信息港

导读

【红十年2011】舒斌:红,眼里与心底的那些光芒蓦然回首,刹那十年。3650天,我们拾级而上,一起走过。从拓荒者回忆里的2000,到与亿

【红十年2011】舒斌:红,眼里与心底的那些光芒

蓦然回首,刹那十年。3650天,我们拾级而上,一起走过。从拓荒者回忆里的2000,到与亿万友携手前行的2011,红十年,跨越了12个年头。十年,我们一起走过。在红十周年生日来临之际,红回访12人——他们,就是一起走过的“我们”! (点击进入专题:十年回访——我们,一起走过) (5月26日,红董事长、总经理、总舒斌在办公室接受专访。)  专题:红十年,拾级而上   2010年12月,舒斌在湘西麻阳出差,那是个偏远的苗族自治县,在一家小诊所,医生和他聊天,得知他是红老总,立马肃然起敬:“红名气太大了,什么问题一反映上去,就都好办了。”  此时,舒斌执掌红已近十年。两年前,他摘取了中国奖——长江韬奋奖,是国内位获此殊荣的络工作者。  不过,偏远县城小诊所里这个普通医生的夸奖,让他感到了和长江韬奋奖一样的重要份量,“跟捧获长江韬奋奖时可以看到奖杯上闪烁的光芒不同,老百姓的赞许,朴素实在,这种光芒闪耀在我的内心,让我感到一种回报、一种安慰、一种成就,更让我感到一种动力,我将老百姓的‘口碑’和中国奖的奖杯一起,小心珍藏”。  但2000年的舒斌,虽然祈望,未敢细想10年后,他将捧获非常珍贵的这尊奖杯和这种“口碑”。  那一年,在湖南省委宣传部工作的他放弃“铁饭碗”,毛遂自荐创办红,那时候的想法既“脚踏实地”,也“仰望星空”:就是想做点事,希望能办出中国的站。  借来20万,带着10个人,经过10年积淀,红已成长为中国知名站和中国地方站,形成了覆盖全省、触及新疆、西藏的分站络群。  在红十周年这个时间节点,红董事长、总经理、总舒斌有怎样的感悟、回忆、计划以及期望?  艰难起步:“红?是那个吧?”  :您如何评价今天的红?  舒斌:我认为,今天说红是中国知名站,这一句话是对的。另外,红是中国地方站,这也毫不夸张。  一是包括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在内的各级领导,都高度肯定红。中国互联实验室发布的《中国站市场份额统计报告》显示,红在全国站排名第八,居地方站首位。  从直观感受来看,今天无论去湖南那个市州的县里,红也真正做到了家喻户晓。  有一次,我在麻阳打吊针,医生一听我是红的,立马对我竖大拇指,“啊呀,红名气太大了,现在什么事情上红,就能办好了”。一个普通的医生对红这样信任,这是我们没有想到的。  :这是您十年前创办红时所没有预期的?  舒斌:2000年,我从省委宣传部主动请缨创办红,当时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就是想做点事。  当然,初办时就定下目标,要做站。当时的办指导思想是12个字:就地起步、快速增长、争创,就可看出志存高远,一开始就有这么个争的心气儿。  :当时遇到过什么样的困难?  舒斌:创业还是艰难的,2000年12月,我招聘了10个人,在湖南省委附近的一家酒店租了3间办公室,靠借来的20万块钱起家,这就是开始的红。  刚建时,红人出去联系业务,一听红,别人立刻反问:“是那个吧?”我们《百姓呼声》栏目发函出去,也常遇到人家不理睬。当时可以说要钱没钱,要人没人。  在那个起步阶段,我也拿不准,到底会成功还是失败。我只知道,不努力肯定失败,努力则还有机会成功。  应该说,我们在诸多方面还是“敢于吃螃蟹”,摸索出了一些方法,经过实践检验是可行的,于是就成功了。  5年练内功:接地气积累人气,省委书记发帖拜年  :在那些方面,红是个吃螃蟹的?  舒斌:一开始我们遇到了诸如定位和赢利模式的困惑,红作为地方主流媒体,担负着省委、省政府上喉舌的重要作用,必须坚定不移地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但由于财政支持有限和企业运作考虑,又必须面向市场,参与市场竞争。  两个效益的矛盾总是困扰着我们,后来我们在国内创造性地与国企合作,以有限公司的形式,共同组建站,事业单位和有限公司双重身份,俗称“AB制”,促进了红快速发展,成为全国同行中体制的站。  红发展事实证明,我当初的选择是对的。前年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来红视察,也非常肯定红走市场这条路。  :在红发展壮大的过程中,您觉得有那些至为重要的关键节点?  舒斌:我想有三个时间点,或者说是有三次机遇,我们都抓住了。  首先是红创办之初,创造性地与华菱钢铁这样的国企合作,共同组建站,这使得红一开始运转便就有了资金支持。第二是2006年与湖南发行量的都市类报纸《潇湘晨报》展开报互动,使得双方的资源有效整合。第三步是随同中南传媒上市,进入资本市场,获得源源不断的来自资本市场的支持。  从资金到资源再到资本,我们走好了这三步,现在红是个捆绑上市的地方站,也是批被列入湖南文化产业示范基地的文化单位。  :从什么时候开始,红不再被问“是那个吧?”  舒斌:差不多5年吧。办前5年,我们在练内功,打造影响力,注重策划,加强湖南内容资源的整合,也是摸索、熟悉互联的过程。  包括《百姓呼声》,那时候发去个函可能都没人理睬。  我们打响品牌和积累人气的方法,就是“接地气”。互联是人人共享的信息平台,它可以互动,但又有虚拟的特征。所以我们从良善的、建设性的角度出发,尝试在老百姓和党委政府间传递信息,解决社会问题,终在促进社会和谐,改善民生方面发挥很好的作用。  慢慢吸引的友越来越多,有民把红叫“百姓”、“青天”,我们也再不需要费口舌来解释“红是什么”。  到2007年,当时的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也在春节时上红来发帖给友拜年。  湖南特色:“上天入地”农村包围城市  :在打造影响力的过程中,红有什么经验可以总结?  舒斌: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在探索创立络精品栏目,吸引受众。每一个栏目启用,都要经过深思熟虑。要么不办,要办就办好。  《红辣椒评论》连续四年被评为“中国互联站名牌栏目”,2007年被评为“中国奖一等奖”。《百姓呼声》成为党委、政府与人民群众沟通的一座新型桥梁,每年处理民投诉上千件,办结率达到90%以上。2008年荣获“中国奖一等奖”。  同时,我们从创办红政务频道入手,尝试对接市州和县市区,成立红分站,建立省、市、县三级联动络宣传平台,与党政机关实现零距离对接。湖南123个县市,红已建有42个县级分站,现在平均每天有两个县的宣传部长与我们洽谈建站事宜。  正如毛主席说把“支部建在连上”,我们是把分站建在县里,反过来带动各市州扩建红分站,比如张家界、湘西、娄底等,同样有走“农村包围城市”路线的意味。  :布局这样一个红群的意义何在?  舒斌:我把这叫做“入地”,就是“接地气”。我认为络不能悬在空中,不能过于虚拟。一个真正有影响力的站,一方面要有上流量,同时还要看它是否跟政府、跟老百姓休戚相关。  作为地方站,红更要落地。我们要发挥络媒体互动的优势,在政府官员、企业和普通老百姓之间织一张细密的,既提供资讯的满足、娱乐的满足,还能为县域节庆活动提供策划、整合营销到现场执行的一条龙服务。  为此,红大手笔购进络电视直播车,组建了团队,并通过“潇湘新乐章”大型访谈在多个市州进行了成功尝试。  这个平台把市州委书记和友观察团、专家学者请到一起,面对面交流,让老百姓的问题得到解决,把党委和政府形象树立起来,把专家、民好的意见传递给了执政党和政府。  同时,红的价值也体现了,品牌影响力打出去了,开创了一种有湖南特色的官方站发展模式。  :您刚才说到“入地”,红是不是还要“上天”?  舒斌:没错,“入地”指的是红触角往下延伸,深耕细作,把湖南县域吃透。同时通过电脑屏、屏、电梯屏、络电视等全屏战略,吸引友对以红为支柱的主辅品牌、业态产生粘度。  “上天”也有两个意思,一是红要往移动互联走,另外是要往湖南之外的空间走,在全国市场争夺更广阔空间。  目前红已与拓维信息组建掌上红,在北京注册,涉足移动互联内容服务领域。所以现在我们的报,就不再是全省一报,具体到不同县的订户,还添加了贴近用户的县级资讯。  我们希望在这方面发力,成长为中国移动互联领域的知名品牌。  整体布局还希望以红为切入口,延伸出各种新的文化产品和业态,包括IPAD、IPHONE红客户端、红wap站都将在近期上线。  未来判断:基于湖南省情发展,不照搬商业站  :实际上,红已不再像办之初,只是承担对外宣传湖南这样的单一职能?  舒斌:互联是技术推动下的产物,技术进步了,我们的内容生产就必须跟上去,就这么简单。  即便做宣传,要想产生效果,首先得有人气,这就需要放下官方站的架子,加强服务,不能停留在一个大而空的站。  我们有几个在实践中形成的共识:互联不是只有简单的媒体传播功能,所以红以为主打品牌,同时还要解决问题,我们不因为定位为党就把自己的内容做得很死板,更不会因为自己叫站就只做。  未来,红将由上的传播力衍生出上下的很多新业态。  红的目标,是从一个区域性的站,成长为中国知名的、综合性的、能够提供工作、学习、生活等多方面解决方案的供应商。  :赢利模式一直是让地方站头疼的事情,红将战线拉长的信心来自于那里?  红:不管你承认不承认,看到了或者没看到,互联已成为重大事件的重要信息发布者、传播者,有些时候,甚至已成为人们获取信息的渠道,这是大的时代背景。  我认为,中国的互联发展会越来越多元、越来越受众细分,综合类、垂直类和工具类站三种形态将会并存。  互联赢利模式,随着技术更新不断变化,所以重要的一点是不人云亦云,不偏听偏信。我们不照搬商业站,而是根据红自身的情况做判断,另外要靠实在实在地去做,那怕只是从小买卖做起都可以。  如果只是高谈阔论,不实实在在地去做,是永远没法成功的,就这一点而言,传统商道在互联上一样有效。  下一页:采访后记:舒总的舒  采访后记:舒总的舒(“我将老百姓的‘口碑’和中国奖的奖杯一起,小心珍藏”)  作为一名在省委省政府线口跑了4年多的时政,在红十周年庆之前采访自己的老板,是我职业生涯以来接到的重要也难的任务之一。  一名做电视的同行听到消息后,以难以置信的语气问我:“你真的采访了?”  是的,我真的穿了西装,坐在红四楼的董事长办公室,与同样穿了西装的舒董扎扎实实聊了近两个小时。在那两个小时里,他不是我的老板,“我喊他说什么他就老老实实地说什么”。  其实在采访之前,我也有和那位同行一样的担心:下属采访老板,能摆在平等位置上进行吗?能推心置腹的对话吗?  不过,当我们从一句玩笑开始对话时,交流便顺利展开了。  近半年来,前所未有频繁地能在红首页读到有关舒董的,因为每隔两三天,就有红不同县级分站的开通消息。  我问舒董,是否在兜里揣有一幅湖南地图,每开通一个分站,就在上面画一面红旗。  “没有。”舒董笑答,他的地图在心里,当着我的面,他扳着手指硬是数出了40多个县。  这样的“攻城略地”还在继续,按照他的计划,湖南123个县及县级市(区),14个市州,都将布点红的分站。  采访进程中,不断有人打进舒董或敲门汇报工作,不断有客人来访,包括创维湖南区新的负责人,赴任十天后就来拜访红。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开着录音笔,听舒董在中,或者和来访的客人交流——这也成了我采访的内容。  他有一个习惯,会在交谈中时不时来一句玩笑话或调侃,就像用随身携带的一件武器,适时刺破空气中的紧张,让他对面的人放松下来。  就是这样时断时续的采访,后来听录音,居然出奇地顺畅连贯,让人不得不叹服舒董充沛的精力、超强的记忆力和掌控现场的能力。  《湖南》一位跟舒董打过交道的同行,曾私下与我交流,认为像舒董这样在大学时担任过学生会主席的领导干部,身上都自然流露出一种相同但说不出来的特质。  这次采访让我对那位同行的评价有了更多的认识,舒董喜欢并善长与人打交道,这点就超乎常人。  记得2008年与舒董一道采访宁夏建区50周年,漫长的车行路上,他所搭乘的2号车热闹,因为舒董有效鼓动了全车人一路大合唱。  这次采访,他也不止一次说,“不要因为做互联,就忽视了身边的人”,“人与人的接触只有从上走到下,互联的魅力才真正体现出来”,“如果老是通过群、微博、论坛交流,不发生人与人之间面对面的接触,媒体的影响力就没有落地”。  红总编室主任周珞,有更多跟舒董出差的机会,她的感受是,每次都很紧张,“舒董的行程安排,基本上以一个小时为节点,这个小时做什么,下一个小时做什么,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除了吃饭和车行路上,其余时间都是在工作。“我们这些跟随的下属,有时候想逃开去当地逛一逛,从来都没能争取到机会。”  不过,让周珞“抱怨”不起来的一件事是,因为跟舒董住在同一个小区,下班时间时不时接到去舒董家取文件、材料,“经常是好厚好厚一摞的。”  作为红资历老的员工,周珞当然明白,舒董显然是把这些材料抱回家,在休息时间看完的。“在我印象里,红创办十年,舒董一直都是这样的勤勉。”  另一个小故事,是湘潭大学系在读的学生卢靖近采访她这位在中国络界成绩斐然的学长时挖出来的:  1991年的舒斌,即将从湘潭大学毕业,当时学校想让这位“和一般学生多少有点不一样”的学生会主席留校。不过,出身教师家庭的舒斌,想换一个不同于校园的环境工作。  于是,在临近毕业前的一个晚上,舒斌去敲校长的门,他向校长请求,希望能获得一个与用人单位见面的机会。  的结果是,学英语的舒斌,以湘潭大学1991届毕业生身份分到省委机关工作。  “机遇是自己争取的。”回忆往事时,舒斌这样总结。  无独有偶,2000年当湖南准备筹建省级站时,舒斌是其时省委宣传部年轻的处级干部之一,因为“想做点事”,他不顾不少人的善意劝说,又主动请缨来做这项具有挑战性的工作。  当初的冒险,十年后成就了中国知名的地方站,也成就了中国界位获得长江韬奋奖的络工作者。  我想,这些零零碎碎的片断,在我跟舒董的深入对话之后,开始有了若隐若现的关联。就像舒董说的,他认同世界500强的三条成功法则,分别是机遇、方法和努力,舒董一路走来的经历,对这三条都有不同程度的印证。  今天来评价红的成绩,显然不能脱离开十年如一日掌舵的这个人,他的个性、能力、甚至为人处世的风格,都不可避免地投射在站运营的每个角角落落。  所以我的不少同事在吃饱喝足,伸着懒腰轻叹舒服时会说,“舒总的舒……”  (红 谢伦丁 摄影 明健飞 报道)

琼海医院哪家好
衡水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庆阳有哪些心理咨询科医院
珠海治性病的专科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