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信息港

当前位置:

此次会议圆桌论坛主题为借势一带一路解码西2019iyiou

2019/05/14 来源:青岛信息港

导读

2018年1月19日,由陕西省科技厅、陕西贸促会指导,亿欧公司主办、科学英雄联合主办的“新科技、新理念、新起点——GIIS 2018全球产业

2018年1月19日,由陕西省科技厅、陕西贸促会指导,亿欧公司主办、科学英雄联合主办的“新科技、新理念、新起点——GIIS 2018全球产业创新峰会•西安站”成功举办。

此次峰会邀请到陕西省贸促会、陕西省科技交流中心、西安市工信委、西安高新创业园、苏宁易购、陕文投管理有限公司、传化智联、京东集团、腾讯大秦、西北狼协会等政府协会领导、企业和投资机构负责人出席并发表演讲。

此次会议圆桌论坛主题为:借势一带一路,解码西安经济新动能

论坛嘉宾有:

亿欧合伙人兼执行主编 刘欢(主持人)

西安市工信委巡视员 金乾生

高新区创业园副主任 杨戎

以下是论坛速记整理,有删减:主持人刘欢:首先,我们请二位嘉宾做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告诉大家你们目前主要在做哪方面的工作,和大家认识一下。

金乾生:我现在就等着退休呢,但是官方文件还没发,所以就等着发文件,一发文件就解放了,就自由了,你要问这个问题的话,这是我的心愿。本来我还可以去人大政协,但是一到那去得延长到63岁退休,所以还是不去为好,早点自由。但是并不以为说退休了就不干事。应该说在没有进行行政效能革命以前,我应该是西安市忙的干部之一吧,但是我想退了以后,可能比在职的时候会更忙。

我的履历是这样的,从大学出来之后就到了西安高新区管委会,所以在高新区这一块,有什么地方、有什么路不熟,你问我,我跟百度地图差不多;到了2005年的时候,咱们要建立国家航空产业基地,我今天是很想来听崔总讲无人机的。我在航空基地工作了八年多,从航空基地在2013年的时候,调到渭北工业区,渭北工业区主要还是弥补西安的五大短板,到今天西安的经济不大不强,核心的还是工业短板。虽然说一二三产的比例看上去挺好的,挺合理的,但是总量不大,总量不大还是经济的内核,就内生动力不足,这个内生动力就是工业,今天上午我们在市政府,近西安市弥补十大短板,这个十大短板就是永康书记十问”,十大短板举行一个系列的研讨会,今天是第三个,个是工业短板,第二个研讨会是民营经营短板,第三个就是军民融合短板,我上午在那个会上做了主旨发言。

我的工作履历这么多年一直做开发区,开发区的本质就是刚才一位讲科技技术转移和转化孵化企业创业。具体就这些工作,再说的具体一点就是给我们创业者、给我们企业提供各种各样的条件,政策支持以及服务。

这个干的时间长了以后就有毛病了,不会当官,没官气,人家说当官要牛逼,我多现在为止也不知道咋牛逼,就是服务,我们有直接的感受,不管一个城市、一个国家,企业不行说这个国家能行,我看这个世界上还没有这样的国家。

怎么讲呢?我本是心甘情愿的愿意给创业者,给我们企业力所能及的能做一些事,这么几十年就这么度过的,可能下面在座的很多人都知道我,就这么一个背景。

主持人刘欢:近我拜访一些嘉宾,跟大家提起金老师,大家都对您印象深刻。接下来,我们有请杨总给我们简单做一个自我介绍。

杨戎:大家好,我是来自西安高新区创业园发展中心的杨戎,金主任是我的领导,我应该说大学一毕业就到开发区来工作,从事我现在的创业孵化工作,从2001年到现在大概17个年头了,根据我们今天的新科技·新理念·新起点,我讲点我自己的工作现在在干什么吧?一个我们做孵化器,我们一直在做企业孵化器,我们是中国孵化器领军前列的定位。

我们有加速器、孵化器,也有苗圃,尤其是在2014年以后,我明显感觉互联对于这个行业的冲击,我一直认为,孵化器在我的看法它是企业行为,其实它的产品就是怎么样为企业去提供更好的服务,这就是它的服务产品,所以我们一直在做这方面的工作,也体会到了全国从2014年以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所带来的一系列变化。

我认为的变化也就是在2017年。王永康书记来了以后,年初市委市政府提出来要建设西安创业咖啡街区,从这个时候开始我们的工作可以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创业咖啡街区主要在构建一个全新的创新创业生态。

过去我是在做孵化器,我的主要工作是在做招商和投资,但是新时期的到来,我们把2017年也称为大西安的创业元年,在这个时间你会发现在构建创新创业生态的时候,其实作为孵化器,作为我本人,过去在从事招商和投资,但是在新时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个巨大的变化来自于我们不仅仅在做一些招商的工作,并且招商的主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过去我们以科技企业为主,在做这样的招商,但是到现阶段有可能会有更多的创业服务机构,包括硅谷高创会,促进企业发展的金融机构进入,我们也跟星巴克、太平洋、诚品,包括公寓等谈判,这样的新业态开始打交道,这也成为我招商的一部分,包括我的服务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新的模式下,我要跟更多的机构共同探讨、互动,通过这样的机构怎么样能够推动我们整个街区,乃至整个高新区创新创业工作。

我的本质工作来说,作为创业中心、作为我们西安高新区创新创业的牵头单位,我们现在的工作设计,包括我们在制定高新区环境营造的相关政策,西安市去年在提“5552”,西安市高新区在五来5年要建设超过1千万创新创业载体,这也是我的一项工作,所以我们在打造制定环境营造政策。

另外它对企业更加聚焦,我们也在出台关于,比方说瞪羚企业这样的梯队培育计划,这也是我的工作,我也负责街区招商,包括怎么提升整个高新区双创环境的氛围营造推动工作,像我本人也涉及到投资,我们跟美的有一个迎风资本,我们也设立了一支关于智能制造的基金,今年我们跟交大也成立了一支校友基金,前天晚上我们跟西电也在交流,有可能西电下一步也会成立一个专注于校友这类企业的一个基金。

主持人:谢谢两位嘉宾的介绍。对比全国来看,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西安本土成长起来的大企业、大公司在全国享有知名度的相对较少,相对企业扩张并不理想。对于这种现象,想听听杨总和金老师这边的一些观察和思考。

金乾生:经济发展,产业发展它有规律。我今天对所有演讲的嘉宾,前面讲的我觉得都很好,包括谷总讲文化产业里的经济周期和产业周期,顺周期、半逆周期和逆周期,这个思维很好,规律这个东西我们知道了就要按规律做,刚才有一位嘉宾讲,不知道的我们就要探索规律。

就经济和产业规律来讲,我简单讲一个叫聚,一个叫散。什么叫聚,一个城市要发展各种优质资源得往这聚,你不要说西安变化不变化,现在不管阿里也罢、京东也罢,统统都来了,这个来就是变化,你不聚到这来你说“一带一路”战略要走出去,谁出去?无主体、第二无能力。所以聚集和辐射它要经历一个过程,没有前面聚集的过程你想辐射怎么辐射呢?说实话“一带一路”也罢,西部大开发也罢,2000年开始西部大开发我们又怎么样呢,所以西安的发展就是这么一个过程。

现在我们新的带头人来了,我有一句话,我在上写过,人才是的投资环境,别的都不重要,因为人是要素,我眼下之意王永康是西安的投资机会。说穿了就是这么一个好机会,我认为西安人只能珍惜,只能支持,能使一点正能量就使一点正能量。要沿着“一带一路”走出去,我说一个数字大家就知道了,我们开了一个长安号,重庆开了一个渝新欧,浙江开了一个义新欧,我们三年超过100列,我们还举行了隆重的庆功仪式,为什么我们三年才超过100列,因为没货,我们开一次亏一次。

上一次在另外一个论坛上讲,我说西安也罢、陕西也罢,全国现在要高质量,中高速度,我觉得陕西跟西安既要高质量还要高速度,得两个“高”,不能一个高,一个中,这个就是要咬紧牙关干,今天下午这个会大家谈的多的是创新,创新是傻瓜干的事,中国人的理念能少力气、不出力气那叫聪明人,你不傻能创新吗?所以笨人才创新,今天来参会的都是笨人,提前走掉的都是聪明人,没来的更是聪明人。

但是说实话,你不创新怎么有路呢?大西安是沉淀的历史文化资源,关键问题你有资源,你是产业小市、产业小省,是经济小市、经济小省。到今天我们还不断炫耀我们这个大市,那个大市,科技大市、文化大市、军工大市,结果产业小市、军工小市,这个东西你都没有弄清楚,你是因老祖宗而荣耀的,一般来说老到处吹老爹,吹祖宗的人基本上都是没出息的后人,有出息的后人是要让祖宗为自己而荣耀。

今天下午全是笨人,笨人说的话给笨人鼓掌,我上午在军民融合那个会上讲,军民融合也罢,硬科技也罢,那都是硬活。硬活就要靠一批硬汉子去硬干出来,军民融合、硬科技你拿钱买不来,你不信去试一下,为什么呢?你只要和国家战略有关,只要和国防有关,你想拿钱买来连门都没有,人家是看得紧了还要紧,很多东西想买买不来,现在尽管比过去放松一点,但是与国防有关的你也买不来。

第二,刚才谈到招商,军民融合有关的科技招不来,你像高铁,我们是用市场换来了一些技术,硬科技和军民融合,你招商招不来,市场也换不来,航空,咱现在满天飞的是国外的飞机,市场都给人家了,技术换来了吗?一个都没有换来,换不来,它不会给你的,我们到现在为止实际上已经到了什么节点,因为国家投入,因为企业投入,在很多高科技、硬科技和军民融合科技上,中国有了自己的绝活,但是中国现在对外输出这些产品、输出这些技术,包括企业出去合作的时候,我们还没设门槛,我就知道的,我去贵州看一个企业,后来把它招到航空基地,现在在航空基地发展很好,做大型旋压机,美国、日本、德国把它的机器买去干什么呢?干军工,我去一看说不能再卖给他们,他们拿这个机器将来打谁呢?咱虽然笨,但脑子清醒,人家卡咱是因为人家比咱们独特性的技术多一点,我们过去少,我们现在多起来了,也得注意竖一道篱笆。

对于产业创新,西安要这么干:硬科技要干,要打造硬科技之都。军民融合要干,这都是西安的优势。光看到这个不行,更重要的要看弱点:比如说科学英雄石总,他讲的东西(科学技术成果转移)我们高新区干了几十年了。

对创新的研究、对创新的理解,我认为因为历史文化传统的影响也罢,因为现实的社会环境影响也罢,这边在创新的精神、创新的思维、创新的研究方法,这些地方是弱的,所以我觉得我们必须要有一批像样的智库来发挥作用,我来正是因为亿欧有智库组织,智库组织在这个地面上是要发挥作用的,你没有思维的创新,其它的哪有行为的创新呢?连想都不敢想,怎么可能去做呢?

我告诉大家航空是怎么回事,国家的航空格局。中国人只做军事航空,没做民用航空,民用航空是从2006年才开始;第二军事航空里头西安这个是什么?大飞机,比如说运输机、轰炸机,这是西安的强项,包括我们空中那个综合平台,改装的,西安还有一个是无人机,西工大的无人机拥有全国的技术,可是做无人机的人没有想到我怎么样把这个无人机用到物流上去,也没有想到像人家大疆一样,用到游戏上、娱乐上去。

所以西安第二个弱点,市场意识极弱,我在高新区那么多年,我们的企业你可以看到非常多的好的技术、好的产品,就是卖不出去,我们的短板要补,光看到有形的短板不行,一定要补无形的短板,你比如说怎么来做科技成果的转化、孵化?

下来就是技术性的探讨,方法性,我用什么方法去实现,再就是操作性、实践性,要能用才行,这个技术很好,不好用也不行;一个叫商业性,就是崔总讲无人机的时候,就是成本,商业性主要是性价比如何等等。

我说操作性,说运营这一块它的难度很大,其实京东踏上无人机这条路,就是已经选择了一条艰难的路,现在崔总牵头在干这个事,我告诉您崔总太难了,就我刚才讲的理论性创新、技术性创新、实践性创新、商业性创新,这四个创新都压在你头上。

刚才说创新是笨人干的事,这才是有意思的事,大家能参加这个会都有这种思想准备,真的要干硬科技、军民融科,干别人没干过,别人觉得这个太难干,干不了的,或者别人已经干了以后,尝试了一下干不成,叫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才是陕西汉子,才是干硬活的硬汉子,陕西谈科技之都才有希望,这是我谈点感想,谢谢。

主持人:金总讲的语言很朴素,但是道理非常深刻,我们再次把掌声送给金老师。

想听一下杨总这边对于我们刚才所说的,本土企业走出去,您自己的一些看法和思考。

杨戎:“走出去”这个话题从几个角度讲,西安我们经常讲一句话,尤其对于企业来说,我们叫“墙内开花墙外香”。我们今天讲“一带一路”,我们走出国门,这也是我们研究的话题,从我们孵化器这个行业,在今年从国家大的层面在讲三个东西,一个叫构建生态环境,再一个推动融通发展,第三个讲所谓的国际化。

我昨天晚上跟做电商的创业小伙伴在聊,我还很惊讶,西安高新区也是中国在2016年就拿到国家自贸区试点,在2017年高新区在做自贸区试点的时候,也做了一些探索。在中国你可以不带钱包,你做任何事情都是可以的,这样的事情有可能在国内已经被BAT完全垄断了。但是在中东,东南亚地区,像马来西亚、新加坡做这样的电商是有市场的,是可以走出去的,这个对我来说还是很有启发的事情。

前段时间,我有一次考察创业咖啡街区,我到深圳,深圳有一个加速器,它是做智能硬件的,去了后给我的震撼非常大,从孵化器、加速器的概念理解什么叫生态。比如欧美国家的一个加速器,到国内来做加速器,你看到它的四个动作是令人震撼的,首先个投资,第二个叫创业导师,或者技术指导,是专人对他进行辅导,而且非常专业化;第三个给他一个市场,而且是非常高端的市场,他对接的是米其林。

这就是我们现在在做的创业咖啡街区在干什么?创业咖啡街区一年来所干的事情,因为引进了全国乃至全球知名的机构,我们在短短三个月里面做了150场活动,大概有300多万人关注,有3万人参与,逐渐你会发现它里面有很多很多。

我们引进的易客公寓,它不仅仅是简单的租公寓,它是一个社群,所有进入到它这个里面的人是要宣传的,比如30岁左右,而且你要有一定的收入,它的房子房租是2500和4500这样的标准,你这个人住在他这个地方,工资至少一个月得在1万块钱左右,这样的一批人我发现就是创业者,而且都是非常有逼格的创业者,这些人不仅仅是简单的创业,他们愿意平时的时候坐在一起,他是个“群集动物”,他们愿意一起做饭,一起看电影,一起聊天,这样的一群“新人类”队伍,发生了很大变化。

我们有这样的机会、有这样的准备,对于西安,我们首先对于自己的人才、技术、产业要自信,我们现在缺乏的是一种氛围、一种环境,如何能够把这样的环境真正营造起来,咖啡不仅仅引进咖啡,我觉得咖啡引进的是文化,对商业的理解,当然我觉得大碗茶也不错,在那个地方我们的biangbiang面也不错,市场很巨大,就像我们讲的你用什么样的新科技、用什么样的新理念真正去借助这个所谓的“一带一路”,这样一个号召做这件事情,我觉得非常非常重要,我们需要去拥抱新时代的到来所带给我们创新创业的新环境,这个我觉得非常的重要,时间关系我就不再展开去讲了。

金乾生:“一带一路”这个走出去,我刚才说咱们弱点的时候说了两,一个是我们思维,一个是我们的观念,这块是我们做市场,对市场的敏感,还有陕西人农业时代恋家,到工业时代就成缺点了。

我们讲低端产业,经济发展是波浪式、梯次式的推进过程,波及到它那,它那就发展,“一带一路”战略绝不是中国一个国家的战略,它是全球性的。

中国人你过去落后,你通过招商引资把别人引进来你发展,现在招我们就往高端招,但是低端这块我们得走向出去,低端走出去是有机会的,是有市场需求的,包括中亚、西亚,包括北非、包括欧洲都还有一定的市场,所以产能过剩其实产能转移,我们需要欧洲的一些产能转移到中国来,这是“一带一路”要干的,同时也可以把我们的一些产能转移到那边去,如果说直接转出国境,人地两生,风险大,那我们就先转到霍尔果斯还有喀什这些地方是不错的。我觉得陕西企业还是要克服我们自身的惰性,到工业化、信息化、数字化,这个年代我们要抓住“一带一路”机遇积极往外探索。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亿欧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北京亿欧盟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2015年菏泽体育企业
菏泽零售E轮企业
普利制药发布2018年季度报告更新后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