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信息港

当前位置:

星月伴挂在鱼钩上的笑脸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青岛信息港

导读

暑假,对于孩子们来说,是一段快乐的时光,在这段快乐的时光里,孩子们可以整天满脑子里只想着怎么玩,不必去考虑其它的任何事情。这不,华子不知在

暑假,对于孩子们来说,是一段快乐的时光,在这段快乐的时光里,孩子们可以整天满脑子里只想着怎么玩,不必去考虑其它的任何事情。这不,华子不知在哪看见有人钓鱼,于是,回来之后就神秘兮兮地凑到我耳边对我说:“元哥,我发现了一种特好玩的游戏,你想不想知道?”   我很感兴趣地问华子说:“是什么好玩儿的游戏呀,让你如此地兴奋?”   华子兴奋地回答说:“钓鱼。”   我想了想有些疑惑地说道:“钓鱼那可是技术活儿呀,咱们怕是玩儿不了吧。”   华子嘿嘿一笑胸有成竹地说道:“元哥,钓鱼其实并不难。昨天我在河边儿蹲了一下午,专门跟人家学了钓鱼,现在已经都学会了。你们要是想学的话,我就可以教你们。”   华子的一番话让我心里踏实了许多,于是我爽快地答应他说:“行,那咱们就试试吧,钓鱼都需要什么东西你详细说说。”   华子看我对钓鱼的事很兴趣,于是就兴致勃勃地向我做起了介绍:“钓鱼用不了多少东西,只要有鱼竿、鱼钩儿、鱼线、鱼漂、鱼坠就行了。”   我一拍大腿高兴地说道:“那行,我现在就把你弟小健和我弟虎子找过来,咱们四个好好研究研究钓鱼的事情。”   一提起钓鱼,虎子(我弟弟)和小健(华子的弟弟)俩人眼珠子都瞪得老大,对这新奇的“游戏”充满了浓厚地兴趣。   虎子惊讶地问道:“鱼还能钓呀?用什么钓?怎么钓?”   虎子一连串地发问弄得我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回答了。我在迟愣了片刻后说道:“现在咱们就是讨论这个问题。华子你先说说鱼竿什么样儿。”   华子略微思考了一下然后说道:“鱼竿就是把几节短竹竿插在一起,组成的一根长竹竿儿,尖儿上的那节特别的细,而且还特有弹性。”   我有些急切地追问道:“鱼杆哪里有?”   “鱼杆应该是买的,只是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哪儿买的。”   我有些为难地说道:“买不行,咱们没钱呀,实在不行的话咱就找根木棍子代替算了。华子,你再说说鱼线吧。”   华子接着说道:“鱼线不用愁,我那儿有得是。”   “那鱼漂和鱼钩儿呢?“我又急切地追问着。   “鱼漂和鱼钩儿那得咱们自己去买。”  我又插话说道:“我看鱼漂和鱼钩咱们可以找那些钓鱼的人要俩,就别再花钱去买了。你再说说鱼坠好解决吗?”   华子微微一笑很是轻松地说道:“鱼坠儿是解决的了,咱们只要把牙膏袋剪一块儿缠在鱼线上就行了。”   嘿,这个“会”还真有没白开,到是解决了不少的问题。我把手一挥说道:“大家先分头找棍子做鱼竿吧。”   小建很是兴奋的在自家的院子里仔细地寻找着,希望能尽快找到一棵可以做成鱼杆的木棍,以尽快满足自己钓鱼的愿望。突然小健指着竖在墙角的一根铁锨把儿兴奋地说道:“元哥,你看拿这个棍子当鱼竿怎么样。”   听着小建天真的话语我噗嗤一笑随即说道:“如果你感觉自己的力气还足够大的话,那你可以把它举起来试试。”   老实乖巧的小建听完我的建议之后,顺从地走上前去,将那个铁锨把儿抓在了手里,然后,凝眉瞪目呲牙咧嘴地用他那竹竿一样的小胳膊艰难地举起了那个粗大的铁锨把儿。   瞧着小建的滑稽表演,我噗嗤一笑对小建说道:“感觉怎么样?”   “还行,就是重了点儿,可能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我再一次的被小建逗得一笑对他说道:“快放下吧,这是铁锨把儿,是不能用来当做鱼杆的。”   说实话,能找找到几根适合做鱼竿的木杆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些木杆不是太粗就是太细,不是太长就是太短。终,我迫于无奈,只得在自家的篱笆上拔了四棵枣木杆子勉强给每个人选了一个当做鱼杆。   等到快吃晚饭的时候,华子弄来了两个鱼钩儿递在我面前兴奋地说道:“元哥,我不但给你解决了两个鱼钩,而且我还想好了一个解决鱼漂的办法。”   我甚是欣喜地追问华子道:“鱼漂怎么解决?”   华子很是神秘地把嘴凑到我耳边小声地说道:“元哥,鱼漂咱们根本就不用花钱买,只要抓几只鸭子,然后在鸭子的翅膀上拔几根毛儿就行了。”   听完华子的建议,我眼前一亮地立即说道:“好主意,你快把他们俩都找过来,咱们全体出动抓鸭子。”   都说鸭子笨,可我感觉我们四个比鸭子还笨。尽管我们四个把几只鸭子追了个惊慌逃蹿,可还是一只鸭子也没逮着。后来,华子出主意说:“咱们四个分四面把鸭子围在当中就能把它逮住了。”   我一听这果然是个好主意,于是就给他们三个分了工,东南西北,每个人各守一面。很顺利的我们包围了一只鸭子。我一见时机成熟,随及把手一挥,小哥儿几个便心领神会地矮下了身,限度地伸开了双臂,表情严肃小心翼翼地朝着中心走去,不断地缩小着包围圈儿。随着包围圈儿的不断缩小,那只鸭子渐渐地惊恐了起来,不停的在圈儿里慌乱的转悠,但,始终没能找到逃出包围圈儿的通道。就在我们即将大功告成的时候,那只鸭子愤怒地着朝着小健的位置猛冲了过去。小健见势不妙吓得扭头便跑。结果,让那只鸭子顺利地突围成功。   在总结了失败教训后,我又做出决定,我们几个人分三面先把鸭子包围,然后把包围圈的缺口设在一条死胡同的入口上,然后,我们在想方设法的将鸭子赶进死胡同,采取瓮中捉鳖的方式将鸭子擒获。果然,我的决策是英明的,那只鸭子钻进了我们精心布下的口袋阵。我见那只鸭子钻进了那条死胡同,惊喜万分地个冲了进去。紧接着,他们三个也紧接其后地也冲了进去。我掐住了鸭脖子,华子拽着鸭子腿,虎子死死地按住了鸭子的翅膀。   面对着眼前这有些“血腥”的场面,小建显得有些恐惧和惊慌。就见小建站在离我们两三米的地方,表情惊恐地不知所措。   “小建,你还愣着干啥?赶紧过来拔鸭毛儿。”   在华子的提醒下,小健这才如梦方醒般地鼓着勇气挪了过来,颤抖着他那鸡爪子一样的小手儿,在鸭脖子上胡乱地拔下了几撮毛儿。   华子看了气得大叫:“鸭脖子上的毛儿太小了,不能用来做鱼漂,去拔鸭翅膀上的大毛。”   小健在诺诺地答应了一声之后,再一次的鼓足了勇气,拔下了鸭翅膀上的一根大毛儿。小建在拔下了鸭翅膀上的一根大毛儿之后,便苶呆呆地望着我们发愣。  华子立刻又嚷道:“你愣着干嘛呀?接着拔呀?”   在华子的厉声催促下,小建把眼一闭,同时伸出了两只手,在那只鸭子翅膀上疯狂地拔开了毛儿。   当我们拔够了鸭毛把那只鸭子放开的时候,那只鸭子已经被蹂躏地站不起来了。大概过了五分钟,那只战败的鸭子才艰难地站了起来。再看那只鸭子早已失去了刚才的风采,全身的羽毛纷繁杂乱,脖子下面少了好几撮毛儿,不但翅膀上的毛被拔光了,就连尾巴也都秃得精光。那只斗败的鸭子,在我们四个胜利者地嘲笑当中,满脸羞愧地一瘸一拐的败下了阵来。   鱼漂的问题总算解决了,可鱼钩不够的问题一样令人头疼。起初,我们用缝衣针自己做,可缝衣针不但硬而且还很容易断。后来,我们改为用大头针做鱼钩,结果很成功。   我们打算钓鱼的事儿无意中被我们的父母知道了,他们说河边太危险不让我们去,尽管我们和努力地解释了半,天可终还是没能得到父母的许可。后来我和华子商量决定,由我带着四根鱼竿先出去,让他们三个分两批分别行动。当我们逃过父母的监视,在认为安全的约定地点汇合时,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胜利的喜悦。我依次把鱼竿发到了他们每个人的手里,他们兴奋得把鱼杆扛在了肩上,自发地排起了整齐的队伍,亮起了沙哑怪异地歌喉,雄赳赳气昂昂地就像奔赴战场的战士一样一路欢唱地出发了。   夏日的中午,太阳象个喷着火苗儿的火炉子一样烘烤着大地。地面上的一切植物都被灼烤的无精打采,几只热到了极限的知了,趴在树上狂躁地抗议着炎热的天气。不过,我们几个孩子到是面带喜色地走在太阳下面。路上,一些大人们还不时地向我们投来了惊诧的目光。   可以钓鱼的那条河离我家并不算远,如果步行的话应该不超过15分钟。当我们来到河边的时候,看到河边已经有了一些钓鱼的人。我们眼前的这条河宽下里大概有七八米,水深约莫在一米五左右。平静如镜的水面波光闪闪,几簇翠绿清秀的芦苇,非常有艺术性地点缀在河面上,几只颜色各异的蜻蜓穿梭其间, 它们一会儿停在苇尖儿上,一会儿欢快的在水面上做个蜻蜓点水,那欢快的样子真像一群调皮的孩子。河水的水质相当的清澈,站在岸边,你可以隐约地见到河底嫩绿的水草。如果你留意一下水面,便可以看到一群群的小鱼仔儿在水中游弋。那些小鱼群,少则十几条,多则几十条的聚集在一起,时而游向东;时而游向西;时而钻入水底;时而又浮出水面,如果你轻轻咳嗽一声,它们便胆怯地转身就逃,在水面上留下点点的水晕,真像一群无忧无虑的孩子。岸边斜坡上长满了低矮的杂草。在这片青绿的杂草地上,已经留下了一条条弯曲的小路。在小路的尽头临近水面的地方,是一小片平整的空地,这些空地都是被那些钓鱼人踩出来的,站在这儿钓鱼你会感到比较舒服比较安全。我们四个人每人挑选了这样一块空地,开始做起了钓鱼前的准备。   这时,华子提出了一个异常尖锐的问题:“元哥,咱们没带鱼饵呀。”  我一想可不是,我怎么把这个重要的环节给忽略了呢?  华子指着旁边那几个钓鱼的人对我说:“要不你去找他们要点儿鱼饵。”  说实话,我这人性格比较腼腆,在求人办事这方面的确是不行。突然,我想起了我那个能说会道的弟弟,于是我走到虎子近前笑嘻嘻地对他说:“虎子,你去找那几个钓鱼的人要几条蚯蚓。”说着我用手指了指正在旁边钓鱼的那几个人。虎子很是爽快地答应了一声,就朝着那几个钓鱼人走了过去。   不大会儿的功夫,虎子就笑容满面地拿回了几条蚯蚓,虎子在走到我近前之后得意地说道:“哥,事儿办成了,这几条蚯蚓你先用着,等没有了我再去找他们要。”  我很是满意地挑起大指称赞虎子道:“虎子,你办事可真行。”  在华子的指导下,我们把蚯蚓截成和鱼钩一样长短的小段套在鱼钩上便开始钓鱼了。   钓鱼的个程序就是试漂,当我们四个把鱼漂同时抛到河里的时候,四个鱼漂呈现出了不同的姿态。我的鱼漂入水之后横躺在水面上。华子的鱼漂几乎全部露出了水面,向个不倒翁一样随着微风晃动。虎子的鱼漂全部没在了水里,隐约间只能见到一个模糊的轮廓。小健的鱼漂入水之后干脆就找不找了。我们四个你瞅瞅我,我望望你,脸上布满了疑惑的神情,猛然间,又同时露出了傻傻地笑意。   小健边笑边疑惑地问道:“元哥,我的鱼漂哪去了?”   对于小建所提出的疑问,一时间我也不知该如何回答,无奈之下我只好扭过头来问华子说:“华子,你给分析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华子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我昨天看人家钓鱼的时候没遇到过这种现象,所以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望着远处的那几个钓鱼人我猛地有了主意。我凑到华子近前低声说道:“华子,要不这么着吧,你去问问前面的几个钓鱼人,我想他们肯定能解决咱们的难题。”  华子有些为难地思考了片刻,表态说:“行,那我就去问问吧。”  不大会儿的功夫华子就取经归来了。异常兴奋的华子笑呵呵地走过来对我说道:“元哥,人家说鱼漂躺在水面上是因为鱼漂太靠上了应该把鱼漂向下拉。看不见鱼漂是因为鱼漂太靠下了应该把鱼漂向上提。调整鱼漂的标准是,鱼漂露出水面一寸高,并且能站直不动就说明调整好了。”   按照华子介绍的方法,我们分别试好了各自的鱼漂。等我给小建试鱼漂的时候我才发现,小建的鱼漂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没有了。于是,我又给小建重新换上了一个鱼漂,并且帮他调整到了一个适宜的高度。   鱼漂总算是调整好了,水面上齐刷刷地树立着四根鸭毛鱼漂,河岸边也是齐刷刷的四个黑漆漆的脑袋瓜儿。四个小家伙聚精会神地举着鱼杆,在河边等了半天也没发现有鱼来吃食,这使得我们不由得心中有些起急。虎子和小建焦急地问我为什么没有鱼吃食。我略微想了想,而后用我的幽默回答他们说:“鱼儿们这会儿应该在家里睡午觉,恐怕得等一会儿才能出来玩。”  一直很是愚钝的小建今天的反映却是出奇地快,我的话音刚刚落地他就立即回应道:“元哥,既然那些鱼儿们都去睡觉了,那我们就别在这儿浪费时间了,不如我们也回去睡觉,等那些鱼儿们睡醒了我们再来钓鱼吧吧”。   小建的这句巧妙地回答到是让我感到很是意外,无奈中我只得开着玩笑对小建说:“那你就找个地儿睡觉去吧,等那些鱼儿们睡醒之后我去叫你。”   小建似乎也感觉出了我在跟他开玩笑,于是嘿嘿地笑了笑,依然着举着鱼杆还在坚持着。 共 18344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脓肿发作后会带来那些伤害
黑龙江哪家治疗男科医院好
云南治癫痫研究院
标签

上一页:雪169

下一页:等梦惊醒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