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信息港

当前位置:

空山行1

2019/07/14 来源:青岛信息港

导读

也曾似,独坐空山不为空;也曾似,鸟语山更幽。听风的声音,听虫草相鸣。也未有你若树的瘦影,若水的动迁。偶尔回头,便空望群叶。被截断的老树,

也曾似,独坐空山不为空;也曾似,鸟语山更幽。听风的声音,听虫草相鸣。也未有你若树的瘦影,若水的动迁。

偶尔回头,便空望群叶。被截断的老树,蓬松的,乱了。雨洗过的水泥路,只有几道泥流,和两边鲜长的草。

是谁栽培的草莓,一株两株不断延伸,片片大叶下,却只寻得一颗熟透了的。房子很多,小麦出穗了,这,有用吗?

站在树荫下,不知小径通往何处,突然想起当年因为口渴,摘了一个红圆的苹果,只粗糙的擦了一把便吃了。蹲的时间太久,站起的瞬时难免目眩。

在这般盛夏的时日,为何独见蜜蜂往来于花朵,却不见一座整洁的院落。破例的爬到屋檐,只有一丛丛向天草,嫩绿而细长,疯长。瓦片有些已经裂了。

这边的天气,还有一点点的冷,从脚底的泥开始,从心底的水开始。让人失望的,莫过于老鼠的玩弄,竟如有取碗的声音,风静了更没有往日的余温。

不知不觉间,晨曦的露水,已经湿透了裤角和鞋,我并没有返回的意愿,想起太阳灶上的干叶和碎枝,我更钟情于山涧躁杂的声响。听说,那儿留有逝去的旧音。

远远的能听到小学生读书的声音,远远的能听到对面山上,有人小语,有人急行。不知是什么名字,偶尔只有一只摆动的虫子,在眼前或耳旁,不停的扇动翅子,带有永远不变的声。

在这个时刻,能想起什么?

有老人自信的说,这雨过天晴的初刻,正是蜂儿采蜜的佳时。可是,我很迷糊,风摊平的麦地,是因为没人的缘故吗?

(浓密鲜绿的树冠下,竟找不到一个果实,你说这是幸福吗?我是听到了底下的幽怨。连那笔直不尽的无果树,也撞了电线。)

哈尔滨哪家治男科医院好
云南癫痫病好的研究院
避免癫痫产生危害应该注意什么 控制病情是关键
标签

上一页:低薪时代已逼近

下一页:树木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