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信息港

当前位置:

有朋自远方来江山文学网

2019/07/12 来源:青岛信息港

导读

一  梦露说,我要见你!  我说,我有什么好见的,人老珠黄的,再说犁城和暖城相距千里,你可别给我开这国际玩笑呀!她哈哈一笑,呀,还真让你猜着

一  梦露说,我要见你!  我说,我有什么好见的,人老珠黄的,再说犁城和暖城相距千里,你可别给我开这国际玩笑呀!她哈哈一笑,呀,还真让你猜着了,我现在就在犁城车站等你来接我呢,你可不能眼瞅着不理我呀,你妹妹大老远来了,你也得让我住个三天四天再走吧!  你在哪?你说明白喽,犁城车站?你自己来得吗?没有带男朋友吗?一想到就要见到离别13年的朋友,我的心狂跳不止,脑海里翻腾着梦露13年前的样子,嘿,她那大眼睛,她那白脸蛋,她那小嘴唇,像印在我脑海中一幅画一样,让我的声音都颤抖走音了。  陈林盯着我颤抖的嘴唇问,你说谁来谁来?  我把手机从右手换到左手,凑在他耳朵上说,是梦露,我技校的同学,她可是大美女呀!  陈林把嘴一撇,说,就你还能结交大美女?你看你这人老珠黄的样儿——  我5岁的女儿不干了,她白了一眼她的父亲陈林,尖着嗓子就往我怀里钻,说,妈是天下漂亮的女人,谁要说妈人老珠黄,我就揍他,揍他!  梦露听到我女儿的尖叫声,说,这是你女儿小倩吧,这么可爱!我说是,梦露你来我太高兴了,你不知道我有多么想你,做梦都梦到我们的校园,哦,我不说了,一会儿咱们见了面再聊,你在车站南门等着我,我这就和陈林一起去接你!  陈林仍然撇着嘴看我,我快速地从柜底下翻出13年前的同学录,指着一张白裙少女照,说这就是梦露!他眼一眨,说还真是一只白天鹅呢!  我和陈林直奔犁城车站,路上我对他说,梦露离婚了,无孩儿,仍然漂亮年轻!不像我,脸也黄了长斑了,腰也成水桶了……,他掩着嘴笑起来,说你也知道自己呀,但你不要担心,你在我眼里永远美!我攥紧粉拳狠狠地往他胸膛上砸,砸出他一串串爽朗的笑。  梦露摘下墨镜,张开臂膀,向我跑来,她身上的紫裙随风飘起,蝴蝶一样扇动着春天的暖意,波浪一样的黑发扬在腰间,衬出了她身材的婀娜多姿,修长可人,那瓜子脸上的大眼睛,绽出花一般的笑意,让人猝不及防地就想接住这笑,就想永远沉醉在她那笑容里!  她说,慧玉啊,这就是你吗?你怎么一点13年前的影子都没有!你让我太惊讶了,太惊讶了!  我当然知道她的惊讶,也明白她所说的“影子”,13年前,当我还是一个少女的时候,我有鲜嫩的能够掐出水来的脸,我有窈窕生姿凹凸有致的身材,我有一双没有浊气的明亮眼睛,我还有一张伶牙俐齿的嘴巴,从小学到初中到技校到单位,我是班花是校花是单位花,谁见了我都夸我漂亮!但自从我嫁给了我丈夫,怀上了我的女儿,我的脸上就长了黑乎乎的斑点,我的身体也臃肿起来,水桶似的连转身都困难,生完孩子后,想减肥,但越减越肥,成了现在这个比杨贵妃还杨贵妃的身形。后来,我又遇到过一次车祸,好歹保住了小命儿,但我的洁白牙齿却被磕得一颗不剩,——现在我镶了满口的假牙,满嘴的石膏味让自己都反胃,张开嘴,那牙白的就像死人脸,白闪闪地刺人的眼!  我说,是啊,13年的时光,能让我白过吗?不留下点儿痕迹也对不住自己对不住老妹你呀!只是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漂亮得都让我不敢睁眼睛了!  她哈哈着左手推我,右手却揽我,手一碰到我水桶似的腰肢就呀地高叫起来,说,姐姐,你是不是又怀上了?我怎么看着像五个月似的了?  坐在车里的陈林被这尖细的声音惊得抬起头来,扎撒着一听五个月了,扑哧一声笑了,他捻灭了手中的烟蒂,拍拍手,从车里钻出来,笑着喊,我可不敢让你姐姐怀上了,她要是再生一个,那身子还不得盖过天来!  梦露怔了一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阳光照着她的眼角,那涩涩的笑意,以及由俏皮猩红的嘴角所流露出来的美丽,让她像一朵早开的桃花一样,鲜艳饱满地立在我的身边。我呢,我则变成了一个可悲的陪衬人,来陪衬她的美丽,来比照我的丑陋。  我半是微笑半是嗔怪地望着陈林,我不大相信他次见到梦露,就以这样玩笑的口气说我。我望着他,但他并没有看我,他垂着肩膀,睁着大眼,轻抿嘴唇,颇具深意地望着梦露。多年以后,我回忆陈林当时的眼神,想他之所以决绝地离我而去,是从见到梦露的那一眼起,就下了决心的,这并不是偶然的。在电话里,他对我说,我的心中早有一个火把,等待一个美丽女人的点燃,但我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是梦露!但就是这个女人,突然让我感觉三十多年时光白过了,我只有在她身上才能找到永恒的鲜活,我爱她!爱她猩红如花的嘴唇,爱她活泼的眼睛,更爱她的乳房,她的大腿!我朝自己的身上看,梦露有的我确实什么都没有,我的美貌已经被时光所掠夺,我没有办法找回来,如果爱情就是美貌,那我还是放手吧。    二  我还是说说我和梦露的友谊吧。  90年代中期的技校校园,收留着一群没有考上大学,但又想早早就业挣钱的孩子们。我和梦露都出身农村,我搏杀到这所技校来的目的,就是想留在这个技校所在地,这个被称作暖城的城市。  暖城的阳光很温暖,很流畅,温暖就像和煦的春风,流畅就像一首动听的歌谣,我次站在暖城技校的天空下,我就想把自己的根扎在这里。梦露指着她的日记本,说,“慧玉红杉黑裤,亭亭玉立,一双玉手死死抱住一褐色包裹,黑油油的大辫子落在包裹上,荡在红杉上,白脸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直指地望着我,我定睛一看,嘿,这不是红灯记里的铁梅吗?我正想喊铁梅,没成想铁梅倒先说话了,我心里那个乐呀!……,”我说谁让你在我家鼓捣这些呀,你怎么把这古董拿来了呀,我指着这段文字对她说,都是你,都是你,要不是你的“铁梅”,宣传部那帮哥儿们姐们儿还不给我起外号“铁娘子”呢!她哈哈一笑,斜睨了一眼我身边的陈林,说,要不你铁娘子,我们宣传部只靠赵谦虚,能够团结得起来?要不是赵谦虚迷恋你铁娘子的硬脾气,他能屁颠屁颠地招呼我们?——我们还不都是抬头望你!陈林笑了,笑得别有深意,他太了解我了。一旦这种了解经另一个女人说起,他心里不得不掠过一丝微澜,这微澜有酸有甜,酸甜过后,必然会泛起一股苦涩来。  陈林已不大愿意搭理我,梦露拿眼神狠狠地撞了我一下,让我的神经猛地一哆嗦,想起了技校的那些日子。  梦露像一个活泼的天使,牵起了我的红衫袖,将我带到了赵谦虚面前,赵谦虚上下打量着我,说好一个李铁梅呀。梦露哈哈直笑,赵哥,我没说错吧,这就是俺姐,不但人才出众,文采也是顶呱呱!赵谦虚伸出手,想拉着我的手,而我则羞涩地将手指藏在了红衫袖里,他歪头一笑,梦露赶紧拉着我的臂膀,跟随赵谦虚来到了学校宣传部。据梦露说,赵谦虚的父亲在暖城是有些根基的人,这根基究竟有多深,我不想打听,我就想知道自己是怎么稀里糊涂地来到了宣传部。我问赵谦虚,赵谦虚说你文采出众呀,人又漂亮呀,往人前一站,还不是咱技校的一块招牌!更重要的一点,你有李铁梅的闯进,所以,你就进来了嘛!我的目光望向梦露,梦露说,赵哥说得没错!你就好好干吧!  到了晚上,我和梦露爬在被窝里的时候,梦露眼睛里熠熠地闪着诡秘的光,说傻大姐,人家赵谦虚可是暗恋你呀!就你傻,你看不出来!我头一蒙,说人家赵谦虚是谁呀,你别跟我开玩笑啦!她说,谁跟你开玩笑,这可是赵谦虚亲自跟我说的,——他说要凭他家的关系,将你留在暖城呢!我心里一惊,梦露这小丫头点中了我的死穴,她怎么就知道我决意要留在暖城,而赵谦虚怎么又没头没脑地说这个!这秘密可一直是藏在我心里的呀,怎么他们都知道了呢!黑暗中我的脸红了,梦露抬起手,抹了一下我的脸,说我是不是说到你心里去了?你是不是有些动心!我可告诉你呀,这赵谦虚可是我让给你的呀,我实在是不愿留在暖城这个破地方,我要回去玩他几个男人再说!  ——她这一句话,深深地刺伤了我的心,它让梦露在我的心里一直疙疙瘩瘩的,她和赵谦虚之间到底有什么,她为什么要把赵谦虚让给我,她是不是将赵谦虚玩腻了才抛给我的?我不敢去想,但又逼迫自己时刻去想,后来,我接受了赵谦虚向我伸出手掌,他的手掌捧起了我花一样的脸蛋,并且将他的吻,深深地印在了上面。在他吻我的时候,我对他说,你吻了我,你可一定要娶我,我就是要嫁给个吻我的人,你知道吗?他说,他知道,他之所以不与梦露谈恋爱,就是因为梦露看上去太不稳了,他只有站在我面前,才会有稳定的感觉!我无怨无悔的付出,而且幻想着有一天我能领着赵谦虚的孩子,走在暖城的大街上,但终我们却没有走在一起,赵谦虚没有选择我,他说暖城是他一生的伤痕,他要靠一辈子的流浪,才能忘记我!我对任何人任何事都不会乞求,包括恋爱包括赵谦虚,我认为乞求是丢尊严的事情,但我更不会哭泣,我付出的无怨无悔坦荡光明,我为什么还要用泪水留下不该留下的东西呢?倒是梦露双臂一抖,上前一把就抱住了赵谦虚,赵谦虚在他的怀中抬起头来看我的反应,我说你走吧你们都走吧!  我的梦破灭了,赵谦虚象鸟一样飞走了,我没有留在暖城。校园里盛传着我、梦露、赵谦虚的三角恋爱,大家将目光投注在被遗弃的人身上,我独自走在阳光里,阳光却不照在我的身上,它照耀着我的校园,校园里绿意葱茏却不见一只飞鸟,到处都空荡荡的,我的耳边回荡着梦露的声音。梦露坐在宣传部的那间小格子房间里,随着水一般流淌的音乐,读着我的一篇诗稿,那是我写给赵谦虚写给梦露写给自己写给所有迷恋我的人,我迎着太阳的光照,望着校园角落的传声器,梦露的声音潮水般包围过来,“朋友,我要走了,/我还要告诉你吗?/你说过的,/不必再有思念,/那只是流浪人的牵绊,/朋友,我要走了,/别问我去哪里?/没有阳光的午后,/你说过的,/不必再有留恋,/那只是我不经意留下的影儿……”  我坐在校园的石凳上哭了起来,我想起了我与赵谦虚的爱情,想起了所有的点点滴滴,那间小小的格子房间,到底承载了我多少浓情?我将我的18岁和19岁交给了赵谦虚,交给了梦露,交给了我所抒写的每一个字,笔尖落在白纸上,一滴墨云一般的情思注进笔端,抒写着我们羞涩的青春,我抬头望着赵谦虚,他正用爱恋的目光望着我,梦露一把夺过我手中的纸,说慧玉,别整天搞那些得瑟泛酸的语句让我读,我牙齿都酸倒了!赵谦虚不满地望了她一眼,说慧玉写得可都是学生的心声呀,学生想什么,咱们慧玉就写什么,你拍拍你的胸脯,你是不是也在想这些呀!梦露一笑,狠狠地在赵谦虚的肩膀上拧了一把,说就你小子明白是吧?沾了美女的光,倒说起这破话儿来了!我低下头,我不想发表言论,我知道赵谦虚的目光一定在罩着我,我要是一脚踏进去,就会拔不出来的。  他用那种让我迷恋的目光望着我,是在我们认识的第二个星期的一个晚上。我从宣传部的窗口望出去,看见宿舍长站在宿舍楼前遥遥地喊我,她说门口聚集了很多我的粉丝,他们要看着我怎么从教学楼走向宿舍楼,还嚷嚷着要参观我的宿舍。我朝宿舍长挥了挥手,意思是让他们散了吧,而他们却以为我要兴致勃勃地下来与他们相聚了!我的手有些抖,心里无端就焦躁起来,赵谦虚啪地一声关上了窗户,橘红的灯影里,静默地映出我和赵谦虚的身影,他问我,你怎么了?我说我很害怕!他说不要怕,一切有我呢!他伸出手,拉住了我的手,我随着他走向门口,他又啪地一声摁灭了灯。在走廊里,他对我说,大家这是由喜欢你的文字,而喜欢你的人呢!你看看你,不但文字好,人也长得漂亮,你说男生们能不起哄吗?不过他们起哄就起哄吧,你不要说话,我来替你处理,一切有我呢!他大方地将我领到那群人中,说这就是刘慧玉,咱们校报的编辑,大家如果喜欢她的文字,喜欢她的漂亮,就多阅读校报!多投稿!那群人朝着我鼓起掌来,而我的汗却从额头上滴滴答答地淌下来,等到人群散去,我的汗仍然在流淌。他转过身,伸出他的衣袖轻轻地擦去我脸上的汗珠儿,说看你,怕什么呢,以后,我来保护你!  心湖里猛地砸进一块石头,我睁着大眼望着他,望着望着,大颗的眼泪就流了下来,我想起了我早逝的父亲,梦里都是父亲那一声声的保护你,但他何曾保护过我?我渴望一个男人以保护的名义走进我,我渴望温暖的怀抱就像渴望温暖的阳光,如今阳光当头照下来,我却不知如何去迎接?赵谦虚甩着膀子走远了,宿舍长还站在楼前向我招手,我仿佛坠进虚无的梦里,不知脚该迈向哪里。  我就这样爱上了赵谦虚,丝毫不在乎梦露的存在,丝毫不在乎关于他的种种传说。    三  犁城的阳光里,她大喊着姐夫,扬着尖俏的下巴,说陈姐夫你就不能抱妹妹一下吗?我对陈林使了一个眼色,陈林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互搓着双手,手掌心都搓红了,仍然低着头,我知道,他守着我必然要做做样子,即使他心里翻江倒海,面上也要保持平静。据后来梦露说,这一点也是她看中陈林的原因,陈林太成熟了,比赵谦虚还那个呢,让她不得不多看他两眼。我提高嗓门笑了一声,说,陈姐夫,我允许你抱抱妹妹,只抱一下呀,守着我不许占她便宜呀!   共 11389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男性不育患者应当多吃那些食物
昆明好的癫痫专科医院
癫痫患者在饮食上有什么注意的吗
标签

友情链接